或患反社会人格障碍 虐动物犯 伤人机率高5倍 (图:ngothyeaun、[email protected])或患反社会人格障碍 虐动物犯 伤人机率高5倍 何浩贤(图:受访者提供)或患反社会人格障碍 虐动物犯 伤人机率高5倍 邹凯诗(图:许朝茵) 或患反社会人格障碍 虐动物犯 伤人机率高5倍 或患反社会人格障碍 虐动物犯 伤人机率高5倍 或患反社会人格障碍 虐动物犯 伤人机率高5倍 prev next

近年常见虐待动物,甚至毒杀流浪动物的新闻,网上亦不时流传对动物施虐的影片。英国有人倡议虐待动物罪犯应如性罪犯般,列入虐待动物犯罪名单,避免让他们再领养动物外,也可加强大众的警觉。

其实,虐待动物者随时不止单纯地暴力对待动物,美国波士顿东北大学及麻州防止残酷对待动物协会发表的研究指出,虐待动物者伤害他人的机率较一般人高5倍,犯下爆窃、抢劫或纵火等罪行的机率则高4倍。到底虐待动物是否病态?如何引发其他犯罪问题?小朋友也会参与?有无得医?

根据香港《防止残酷对待动物条例》(169章)及相关规例(169A章),任何人如採取或不採取行动,导致动物遭受不必要的痛苦,已属虐待动物。注册临牀心理学家鲍伟豪指出,若主人粗心大意疏忽照顾宠物,只要日后改善饲养态度,问题不大。「但若是存心折磨动物,从牠们痛苦的过程中找到乐趣,就可能患有反社会人格障碍(Antisocial personality disorder)。」

欠同理心 暴力中找快乐或发泄

鲍伟豪说,此病症已列入美国精神医学学会出版的《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DSM-5)内。患者大多欠缺同理心,感受不到别人的痛苦等。他们表达情感的能力也欠佳,多从暴力行为中找到快乐或发泄怒气,「患者施暴,未必想达到特定目标,可以纯粹享受过程。在香港要伤害他人,难逃法网,相反虐打动物较难被揭发,刑罚亦相对较轻」。除了猫狗,昆虫及爬虫类也会成为施虐目标。「施虐对象未必是刻意挑选,反而向最易接触的落手。」他说曾有病人随手在房内捉蟑螂,把其脚部逐一拔断,只因想看牠如何一拐一拐地行。

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的其他性格特徵,包括漠视法纪、行事冲动、爱说谎、无责任感等,容易滥药及酗酒以寻求快感。鲍伟豪说一般人很难明白这类人的世界观,举例他们不觉得犯法有问题,被捕仅属「不幸」而已。另外,患者享受使用暴力,甚至会对自己施暴,自杀风险较高,有一定的危险性。

精神科专科医生何浩贤说,临牀上接触的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大多有犯罪背景。曾有一名30多岁男子,儿时常被欺凌和打架,品行差,成长后有打劫及偷窃纪录;一次因吸毒入院,发现他有反社会人格障碍,平常会不时踢流浪狗发泄,心情欠佳时更有毒死流浪狗的念头。

「他们喜欢欺凌弱者,可能从小已开始虐待动物,施虐后他们没有太大感觉,不理会对方感受。」另外,这些病人欠缺耐性,要即时获取满足感,否则容易暴躁,抗压能力较弱,易有情绪困扰,如抑郁或情绪失控等;当稍有不如意时,便发泄在弱者身上。何浩贤强调,一般人不会透过虐待动物减压,若有此想法,可能已有反社会人格障碍,或者其他情绪病。

成因:成长期被虐、有样学样

何浩贤指,医学界暂时对反社会人格障碍的成因未有明确结论,但相信与遗传、成长时曾受虐待或管教方式有关。注册临牀心理学家邹凯诗说如小朋友目睹家长虐待动物,有可能令他们以为这些行为无错,甚至有样学样。「年龄愈细,影响愈深,3岁小朋友未懂得分辨是非,加上如施虐者与子女关係良好及亲密,容易对家长的言行照单全收。」

邹凯诗说有一个40多岁女士,因有抑郁焦虑等情绪问题求助,细问下发现她小时候已被暴力对待,无故被父母打骂,是大家的出气袋。由于当时社会仍接受体罚,故老师对她伤势也不以为意。她明白自己是弱者,无力反抗,产生自卑感,便向更弱势的对象施虐,例如向家中宠物犬拳打脚踢,更用长辈吸完的烟头灼伤小狗,喜见牠们痛苦。成长后她有轻微的反社会人格障碍,有滥药问题,同理心不足,人际关係差,引发情绪问题。治疗时主要协助她重拾自信,欣赏自己优点,接受自己不足之处;同时纾缓她儿时被虐的经验,让她明白错不在她,亦要重建她与施虐者的关係。邹凯诗说过程并非一朝一夕,以这个案为例,就用了6年时间。

何浩贤指出,现时没有药物治疗反社会人格障碍,而且性格难改,唯有处理病人的情绪问题,教他们如何减压及纾缓情绪,减少怒气,从而减少施虐的念头。

图:许朝茵、受访者提供

统筹:郑宝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