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8个月425宗‧每天2人自杀(吉隆坡10日讯)国内自杀事件近日接踵而来,引起社会人士担忧。据大马国家自杀登记局的资料显示,大马去年1月至8月共有425人自杀,即平均每天有两宗自杀案发生。根据资料,1月至8月期间发生425宗自杀案的数据显示,平均每个月发生60宗自杀案,等同每天有两人自杀。国大医药中心精神病学教授T.玛尼安对《星报》指出,估计大马在1990年至2000年期间,每10万人中有10至13人自杀,当中包括自杀未遂或不确定死亡的人士。T.玛尼安也是国际预防自杀协会的马来西亚国家代表,他说,大马的自杀率处于中等水平,并与美国处于相同水平。一些数据被掩盖“不过,大马自杀案的真实数字可能更高。”他说,国家自杀登记局难以準确地计算真正的自杀数据,这是因为一些自杀案件被标签为“未确定死亡”,因而未列入资料中。“即使是已发展国家估计国内的自杀数据也无法完全準确,这是因为一些自杀者的家庭拒绝承认,当中也有人因为顾虑到宗教及法律上的问题而拒绝报案,使得一些数据被掩盖。”社会道德沦丧所致泰勒大学辅导与心理学中心主任安南奥玛套用法国社会学家伊美德金的自杀理论,形容大马多数自杀案件是因为社会道德沦丧所致。“社会的整合性退化,使得人们觉得本身无法参与社会,他们感到被排斥与孤独,因而萌起轻生念头。这对于青少年更为严苛,因为他们处于转变的过渡期。”他说,传统的保护方法如家庭及宗教再也难以扮演角色,因为社会变化万千,这些团体已失去代表性及重要性。透过艺术活动释放情绪为协助面对心理障释的青少年更了解自己,及纾发内心压抑的情绪,中央医院辅导单位与何雪仙(Priscilla Ho)导师联手,每週一至两次在医院举办“释放内在的创意”课程,让这群孩子透过各项艺术活动,重新找到成长的力量。课程已进行24堂课,每堂课两小时,迄今有20名青少年参加,他们被分成3组进行艺术活动,包括通过再循环物品、群体作画、製作记忆盒、写信、面具、说故事等,表达他们的想法与情绪。何雪仙指出,每一个青少年都有独特的一面,他们只是需要机会释放内在的创意。“参与课程的多是患忧郁症、被人欺压或被学校拒于门外的青少年。他们在上完课程后,一些已重新振作及回校上课,也更愿意参与各项活动,及勇于表达他们的感受。”允孩子表达自己“孩子是从玩乐中成长及学习,从中不断探索、嚐试做到最好,并发展更多技能。然而,现今社会的教导却是反其道而行,家长不鼓励孩子往艺术层面发展或成长,而是必须更实际。”她说,如果小孩的内在要完全展现,大人应允许孩子表达自己,并在游戏时避免评断孩子的表现。教导孩子失败是OK的近年愈来愈多年轻人遭遇挫折时,会以自杀结束性命,赖鸿华表示,假如孩子和家人的关係密切,便有保护作用。“通常一个青少年会自杀,是因为觉得世上已没有人明白他们,觉得无路可走、孤单,所以便以自杀的方法解决问题。事实上,家人与朋友的支持很重要。”他也提醒家长在孩子小学时,最好不要太注重学术成绩、不要送孩子上太多补习班,因为补习会佔据孩子和家人沟通与互动的时间。他建议父母在週末多带孩子到户外活动,例如到公园走走,以促进亲子关係。这一代的孩子有如温室花朵,很少经历失败,对抗逆境能力较弱,因此在赖鸿华看来,父母只许孩子成功,不许失败,使这些孩子不曾体会失败的痛苦,一旦在感情路上摔跤时,青少年便不懂如何应付。“父母要教导孩子失败是OK的,做错也不要紧,孩子可从失败中学会很多功课,考试考不好也不要紧,不一定要100分或全A。”他补充,如果父母发现家中的孩子总是长时间坐在电脑前,那孩子是在藉用电脑来逃避现实压力(escapism),因为在其他时间孩子都感到很压力。但电脑玩久了便会上瘾,也引发其他问题,例如没有时间交友,无法学到社交技巧。他提醒家长,若发现孩子长时间“躲”在电脑的虚拟世界里,最好去了解原因和他们的压力来源,并鼓励他们多参与社交活动。自杀趋势紧追日本自杀学学者安南奥玛指出,大马青少年自杀现象有越趋严重的迹象,预料大马青少年的自杀趋势或紧追日本之后。日本青少年自杀率偏高,每10万人就有30人自杀。安南奥玛也是泰勒大学辅导与心理学中心主任,他说,国家自杀登记局的自杀数据不準确,但也反映出20至39岁的自杀者增加,且是最多自杀者的年龄层。“青少年处于不稳定的年纪阶段,他们在处理人际关係、工作及家庭问题时,常出现挣扎的状况,而他们也缺乏处理压力的能力。”每10人1有精神问题时下的青少年如温室中的花草,一遇风雨就被打垮,有者更选择自寻短见的不归路。根据调查,每10名大马人中就有一人有精神健康问题。在过去10年里,大马抑郁症病例上涨了6%,其中儿童与青少年病患居冠,佔20.3%。父母对孩子过高的期待、学业上的竞争压力、同学的排挤等,让许多儿童与青少年受困在一股忧郁的情绪。针对青少年自杀的课题,《》专访槟城中央医院儿童与少年精神专科顾问赖鸿华医生,以了解现代孩子情绪所困的问题。赖鸿华说,现今的社会压力很大,尤其是在学业上的竞争,对儿童与青少年来说,成了沉重的负担。12至13岁的青少年可能受到荷尔蒙影响,最容易在碰到情绪困扰时,患上忧郁症。“现代孩子把时间花在校后补习,父母终日忙于工作,孩子补习回家后已晚,彼此缺乏沟通,所以亲子关係日见疏离。现在的家庭给予孩子的支持比以前少,所以孩子也相对变得脆弱(vulnerable)。”在他处理的个案中,以面对心理障碍的青少年居多,一个月大约有10至15宗新个案,尤其是害怕去上学或面对考试时感到恐惧的学生,几乎每个月会接到二三宗。“通常他们都缺乏社交能力、不擅与人沟通、朋友少,去到学校会觉得别人不想和他们做朋友,所以很难受,不想去学校。”他表示,通常面对心理障碍的孩子比较容易焦虑,小时候个性较安静、会害怕,例如上幼儿园时会很怕。赖鸿华说,如果学校可以正面的方法教育学生,就能减少他们的恐惧感,例如,听写时可用奖赏方式,不是错几题打几下,而是对几题给几分,并在累积一定的分数后,给学生奖赏。“我们打孩子是要鼓励他读书,希望他们变得更好,目标是好,但会让孩子有恐惧感。反之,如果我们定下目标,如孩子拿到100分就有奖赏,或拥有更多的时间玩乐,他们就不会感到害怕。”‧2011.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