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raglutide注射笔作二线治疗‧助糖尿病患调血糖减肥(吉隆坡讯)肥胖脂肪会降低外周组织如肝脏及肌肉对胰岛素的敏感性,造成胰岛素拮抗,即肝脏不断地合成葡萄糖,肌肉却无法有效吸收葡萄糖,以致血糖升高,形成第二型糖尿病。日前,国内引进了一种可调节血糖、血压及食慾的人体胰高血糖素肽一(GLP-1)类似物注射笔Victoza。不过,这支含有Liraglutide的注射笔,只能充作第二线治疗或配合降血糖口服药物使用,且不适用予併发甲状腺癌或胰脏炎的糖尿病患身上。内分泌专科高级顾问拿督马弗兹(Mafauzy)教授指出,迄今全球共有2亿8500万人患上糖尿病,此数目是大马人口的10倍,预计会在2030年飙升至4亿3800万人。“至于大马,截至2010年为止已有180万人患上糖尿病,与2006年的140万人相比,有明显的增加趋势。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国内有2万3800宗死亡个案是由糖尿病造成。”他说,虽然糖尿病有富贵病之称,但是到了2030年,先进国家糖尿病患人口估计上升42%,反之发展中国家暴涨170%。糖尿病分一二型“这可能是先进国的糖尿病患人口已达到饱和,加上国人教育程度高,健康意识同等升高,而发展中国家的人民因为受教育程度关係,健康意识有待加强,在不懂得照顾身体的情况下,衍生出多种疾病如糖尿病。”也是吉兰丹理大校园总监的马弗兹医生提出,糖尿病分为第一型及第二型,前者是指胰岛缺乏可製造胰岛素的β细胞,后者则是指胰岛素拮抗及胰岛素分泌不足,佔了95%的糖尿病患人口。印裔更易患糖尿病他披露,基因、年龄及种族是无法更改的糖尿病危险因子,以国内种族为例,印裔(19.9%)比巫裔(11.9%)及华裔(11.4%)更易患上糖尿病,这是病患无法改变的事实。“不过,体重及运动却是第二型糖尿病患可以着手更改的危险因子,多做运动及减肥都有助于提高身体对胰岛素的运用,继而降低血糖。”第二型糖尿病患发病机制血糖主要是由胰岛素及升糖素(Glucagon)来控制,这两种荷尔蒙无论太多或太少都会有问题。太多会引起高血糖症,太少则会引起低血糖,所以一定要保持平衡。胰脏中的胰岛有α及β细胞,可分别产生升糖素(平衡低血糖)和胰岛素(平衡高血糖)。马弗兹教授表示,要了解第二型糖尿病,首先就必须釐清胰脏、肝脏、肌肉及脂肪在这当中所扮演的角色。“进食后,食物中的醣类会先分解成葡萄糖,再吸收进入血液循环中。此时,胰脏中的β细胞开始分泌胰岛素,促使葡萄糖进入细胞作为能量或将葡萄糖转为肝醣储存在肝脏和肌肉中。”当血糖值降得太低时,α细胞会分泌升糖素,刺激肝脏释出肝醣,再转变成为葡萄糖来升高血糖值到正常的範围。此外,肌肉中的肝醣也可被转变为葡萄糖。“当β细胞无法分泌足够的胰岛素,加上胰岛素出现拮抗性,就会阻碍肌肉细胞及脂肪对葡萄糖的吸收及运用,以致葡萄糖滞留血中,细胞也无法产生能量。更甚的是,α细胞误以为细胞缺乏能量,继而命令肝脏派出援兵,即将肝醣转换成葡萄糖,进一步提高血糖值,形成高血糖症。”新药克服低血糖肥胖模拟GLP-1调节血糖内分泌专科顾问拿督卡立(Khalid)教授披露,虽然市面上已有多种口服药物及胰岛素注射剂,可以协助糖尿病患降低血糖,但是依旧有70%的病患没有达到血糖控制标準,即糖化血色素(HbA1C)没有达标。他说,大马HbA1C以6.5%为诊断切点,与国际糖尿病联盟(IDF)一样,美国则是7%。血色素是红血球中的一种蛋白质,它主要的功能是将氧气带到组织,并将二氧化碳带离组织,过程中葡萄糖可以附在血色素上,直到红血球被破坏为止。一般上红血球的平均寿命约4个月,而被葡萄糖附着的血色素就被称为糖化血色素。血糖越高,永久性附在血色素上的糖分就越多,所以HbA1C的百分比可以反映出红血球生存期间内的平均血糖浓度,它足以显示过去3个月内,病患的糖尿病控制计划是否成功。他表示,传统的降血糖口服药物及胰岛素治疗,都存在着低血糖症及肥胖的隐忧,因此新一代胰岛素(MI)类似物Liraglutide的研发,正好克服了这两项缺点。“Liraglutide是以模拟肠道荷尔蒙GLP-1的机制来调节血糖。当我们进食以致血糖上升时,肠道会分泌GLP-1,后者会刺激β细胞释放胰岛素来调节血糖。当然只有当身体处于高血糖水平时,GLP-1才会出来‘办事’,免去身体陷入低血糖症之苦。”Liraglutide抵抗DPP-4一剂可控制血糖24小时在本地蒙纳斯(Monash)大学任职教授的卡立医生指出,GLP-1对身体多个器官都有保健效益,例如脑神经(假装告诉大脑已经饱了,继而抑制食慾)、胃(延缓食物的排空,营造饱涨感)、心脏(增加心脏输出量)、肝脏(降低升糖素的製造)及肌肉(提高胰岛素敏感性)。“不过,GLP-1会在几分钟内被二肽基酶IV(DPP-4)崩解变得不活跃,最终影响胰岛素的分泌。于是,医学界研发出一种类似GLP-1的药剂Liraglutide,它能长时间抵抗DPP-4,每天只需注射一剂,就能取得24小时的血糖控制效果。”他提及,和GLP-1一样,如果身体处于正常或血糖低下状态,Liraglutide不会刺激β细胞释放胰岛素,因此病患不需担心出现低血糖症。询及Liraglutide和DPP-4抑制剂的差别时,他表示,后者着重于抑制DPP-4以让GLP-1不被崩解,但只能适度地提高GLP-1,而且无法达到良好的减肥功效。“根据一项研究,Liraglutide併合降血糖口服药物Metformin组,血糖达标人数会比单独服用DPP-4抑制剂组高出2-3倍,其中以使用1.8毫克Liraglutide加Metformin最理想,达标人数为56%,紧接下来是1.6毫克Liraglutide加Metformin,有43.7%,而DPP-4抑制剂组仅有22%。”他说,同样的3个受试组,在用药26週后,1.8及1.6毫克的Liraglutide组别,分别减去3.4及2.9公斤,DPP-4抑制剂仅减去1公斤。因此,Liraglutide适用予肥胖但血糖控制不佳的第二型糖尿病患。/良医‧2011.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