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ra脸书币:以平衡为名所存在的三大风险

Libra在拉丁文有平衡的意思,我想是设计者为了发挥虚拟货币的长处并针对虚拟货币的缺陷加以改良设计的初衷,也就是尽量使Libra的价值趋于稳定,而并非如同现今大量的虚拟货币般价值起伏过于剧烈,也因为这样Libra才自诩自身能成为支付工具,甚至能成为超级货币,让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能拿它来交易。

但对于保守观点者来说,却认为这一个由脸书发行的虚拟货币,在经济层面分析上仍然具有高度风险。这也是为什幺儘管脸书宣称Libra具有稳定的优势,美国仍发函要求脸书终止Libra计画。「稳定」对于货币来说至关重要,这大概也是为什幺脸书将发行的货币命名为Libra的原因,然而Libra在成为超国界货币作为支付工具的目标上,似乎仍存在着以下多种致命的风险。

汇兑风险

虚拟货币迄今所为人诟病的,莫过于缺乏稳定性。像是比特币价格涨跌有如云霄飞车,也因为价格波动太过剧烈也才使得众多虚拟货币纷纷成「投机」的标地。Libra 意识到了虚拟货币这项缺陷,在起初设计时就承诺以一篮子货币的形式稳定新货币的价值 来维持稳定的储备并避开单一货币的风险。

然而Libra的问题就在于,它并非是单一国家或是如同欧盟用于单一地区的货币,而是一种超国家货币,也因此货币的稳定性似乎就繫于一篮子货币,而不再如同传统的情形,仅与特定货币有关。

在这方面,Libra 可以比作一篮子货币的数学加权,如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设立的特别提款权。特别提款权可以依照货币种类作数字上的明确量化,SDR现今就是透过0.58252美元、0.38671欧元、1.0174人民币、11.9日元和0.085946英镑来锁定。局部来看,目前特别提款权对欧元的汇率约为1.22特别提款权/欧元,也就是说,欧元在SDR这个一篮子货币中所占的份额约为32%。

假设Libra选择了一个与特别提款权相当的一篮子货币结构,就会出现下面的情况:举例如果一个德国家庭以12200欧元的价格购买10000个Libra,在这种一篮子结构里,它实际上是以大约68%的价格来购买外币,而仅有32%投资于自身所使用的欧元部分。由于主要储备货币有时波动很大,也意味者投资者将承担相当大的汇率风险。

一旦本国货币在Libra一篮子定价中所占份额越小,这种效应就越明显,遑论并不是每个国家的货币都会在Libra的一篮子中有所佔比。以上述例子来看,英镑所占份额略低于8%。也就是说,对于英国投资者而言,Libra投资者有高达92%都用于外币投资。Libra协会甚至保留权利,让他在单一国家发生经济危机时随时改变一篮子货币的构成成分及各货币的构成比例,但这种改变机制反而会加剧投资风险。

一篮子的设计多半用于投资组合,然而Libra作为支付工具,适用一篮子建构模式是否稳妥仍值得研究。一般来说不一定会看好Libra一篮子货币的组合货币或是政府债券,若是消费者本国在Libra的佔比过低,就形同消费者都把信任压在他们不一定信任的外国货币上,使消费者对Libra的信任随时有瓦解的风险,进而造成Libra价值陷入危机。如此一来以一篮子为出发点,试图降低虚拟货币价格波动的初心,是否能真正达成仍是未知数。

流动性风险

然而汇兑风险并不是Libra唯一的风险。在正常情况下,汇率必须大致相当于外汇储备的帐面价值。但Libra的运作可能在Libra持有者大量将Libra换回各国货币时而打破原本的规则。

只有当每个投资者都相信并看好Libra的发展才能保障Libra的汇率维持在一定水準之上,预防投资人对Libra突然出现信用危机。当然Libra也可能透过在外币市场上实施持续的干预手段来维持Libra市场上的汇率优势。

此外,Libra流动性风险也会因为Libra不具有如同法定货币般具有约束力的性质,而使任何交易方可以在任何时候拒绝接受消费者用Libra作为支付工具,使大众丧失对Libra信任。

赎回风险

更严重的是,现今各国当局并没有达成共识,促使各国政府有接受Libra作为超货币的义务。因此,一旦出现信任危机,是否会有政府、中介机构、或Libra组织自行採取必要的干预措施,这些都不得而知,这将致使Libra的持有者面临赎回风险。

传统的银行存款和Libra之间有着根本的区别,举例来说,当我们在银行存了100欧元意味着在银行的100欧元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效能,我们可以以价值100欧元的纸币赎回它。然而当我们把欧元换成Libra,则这100仅意味着我们只有概略上的帐面价值,而不具有法律上的承诺性。这将使Libra沦为仅具有形式上意义的「货币」,而产生极高的赎回风险。

即使现今市场上部分投资者对Libra的需求非常强烈,相当看好他的发展。但不可避免的是上述的三种风险是Libra本质上的缺陷,而这些风险与缺陷并不会因为一时的投资得利或支付方便而渐渐消灭,相反得Libra风险带来的影响将因其超国界的本质而形成全球危机

Libra信用的问题在于它们既不是债务,也不是股权,更致命的是它们不具法律上的效力及约束力,充其量只是一种特殊形式的利润分配机制与话语权的展现。对于Libra协会本身来说这当然是最大的优势,能让Libra站在脸书具有大量使用者,能促使Libra拥有庞大潜力市场这一立基,取得市场上巨大的获利。若是以支付工具为名,就不用将Libra定性为股权或投资工具,而使投资者来瓜分这一块大饼,试图想分一杯羹。

但是,一旦发生大众对于Libra不再有那幺强大的信心,恐怕将造成无法预期的后果,一夕间手上的Libra将会化为乌有。牵一髮动全身,Libra试图将全世界紧紧绑在一起的野心,也会随之成为双面刃,无人能倖免于其中。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人揶揄的认为Libra将成为Facebook及其盟友的致富计画,而成本就是那些不了解Libra潜在危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