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规制面对新法令管制‧药总助中药行培训配药师(雪兰莪.加影讯)中国是中医药的发源地。在以前,传统的中药店,除了有中医师驻诊,还有药工、药童各司其职下为消费者提供专业的医药服务。慢慢的,在中国的这些药工、药童的培训都被制度化,成立了课程。在中国、台湾、香港这些管制中医药服务的地区,中药师、中药配药师的称号就代替了药工、药童。马来西亚中药店历史悠久,经营理念却因为商业竞争激烈、后继无人等各方面冲击的影响下走了样,除了中药店演变成“杂货店”,中药师和配药师的职责也逐渐模糊和失传,是中医药界面临改革的巨大挑战。中药配药师也称为配药员(Herbal Dispenser),是中药店继中医、中药师后另一个专业人员,主要的工作是根据处方抓药,并向购药者解释如何服药、药效等资讯。目前,在马来西亚中医药服务是不受管制的,国内大多数中药店都没有聘请配药师,更贴切的说明是国内很少有专业配药师,主要因为大多药店是家族事业,配药和抓药的工作由家庭成员继承及代劳。马来西亚华人医药总会(医药总会)传统中药厂事务主任兼全国配药师培训计划主任林隆发医师指出,他们意识到2013年传统与辅助医药法令的落实将对同业们带来巨大影响,所以为了避免负面打击,总会在全国举办配药师课程。6S制度改革中药店他解释说,举办配药师课程主要是应对时势的需要(法令的落实),同时也为同业们实行改革及争取自我规管的良好时机。“自我规制意即行业间的自我提昇和规範,对内是提高同业们的素质,对外则是提高人们对中药店的信心和认可。”他声称,我国中医药规範应该针对自己独有的属性实行一套不同的规管系统或模式,一味以西医药体系强加在中医药将会产生更多的问题。他说,配药师课程内容就包括了一套他们认为目前最适用于中药店的管理系统,即“6S”规管制度,有助于中药店的改革。至于配药师课程和文凭是否受到政府承认的问题,林隆发认为,政府是否承认是次要,最重要是同业们做好自己。提昇至药剂师资格“开办了配药师课程培训班是未雨绸缪之举,让同业们自我提昇,我们当然希望卫生部能够给予总会自我规管的权力。”他解释说,由于中药或传统草药之前没有法令的管制,造成许多“江湖术士”都可以开药、卖药给消费者。因此,他认为法令虽带来许多限制,但是法令同时也可以阻止非专业人士行医或卖药给消费者,这对同业们肯定带来一定的好处。“法令只是管制中医师,但是却没有把药店纳入在内,所以,如果药店业者提供咨询是很危险的事,有触犯法令之嫌,我们现在就是要补救这一块(药店自我提昇)。”他补充,他们希望把中药配药师的地位提昇至类似西药行药剂师的同等资格,以便在法令的管制下可提供消费者有关药物的咨询。失业人士寻找出路平台配药师课程或推广为技职教育目前国内有许多中药行和中医诊所未聘请配药师的情况下,亲自或聘请员工执行配药服务。林隆发坦承,中医师的确可以从事中药师或配药师的工作,但是中药师或配药师就不能代替中医师。他解释说,在一个专业的领域,中医师只是看诊就已经相当忙录,如果还要亲自抓药和包装,那幺,中医师就会更加的分身乏术。“配药、抓药的功夫相当花时间,中医师肯定忙不过来,需要旁人帮忙,如果抓药的对中医药没有认识和经验,就会影响医药的效率和素质了。”他坦承,如果中药店不再重视和聘用专业中药师或配药师,后果就是中药行业会大量消失。他补充,中药师或配药师是讲究手工的专业职业,他们计划全国举办的配药师课程结束后,把配药师课程推广为技职教育。他提到,他们发现华人子弟很少参与政府提供的技职教育培训,估计全国参与技职培训的华人只有10%。他因此认为,配药师培训届时也将成为无意升学或失业人士寻找出路的平台。打造中医药本土特色须摒弃中西合併方向林隆发指出,中国目前实行中西合併治疗,但是,他们认为,马来西亚中医药一定要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不能把西医药的体系套在中医身上,也不要朝中西合併治疗的方向前进,这样才能打造本土中医药的特色。他说,中医强调“三因制宜”,意即根据病人、地域、天时的不同,灵活运用不同的治疗方式。培训配药师只是起步“中医来到马来西亚,水土气候与中国全完不同,而且我国有许多特色草药,所以,中医在我国继续发展,形成大同与中国,但是却有本土特色的马来西亚中医。”他提出,马来西亚有数千种草药,如果使用西医的方式监管的话,传统或中草药就无法继续发展了。另外,提到国内严缺中药师的问题,林隆发坦承,全马专业的中药师估计不超过10人,大多毕业自中国或台湾。他解释说,中药师是主修中药製药、药物分析和配药的专业人士,也可以说是中药的药剂师,对中医药比配药师有更深入的认识和研究,所以在中药店里的职权比配药师更专业。“中医师如果需要,可以进修成为中医师,否则保持中药师的专业资格。”他提出,培训配药师只是一个起步,这是为了提昇药店专业人员,包括配药师和中药师舖路,所以,总会日后还有更长远的计划需要逐一落实。马来西亚中药行业营运结构和模式(一)生产商在我国规範传统药厂的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包括“前店后厂”的生产模式已经有将近千家的数目。不过,经过卫生部以GMP生产模式的进行注册后,生产商大量减少。除了小部份是西药厂扩建外,大部份都是小型传统制药厂,经过这20年的变迁,原有的厂家已经倒闭不少。虽然这期间有增加生产商,但是总体还是萎缩。(二)进口商可分草药进口商和中药成品进口商。至今中草药的进口尚未有特别条例设施,所以没有太大的变化,不过,新的管制条例已经在草拟中。早年,进口商多数从中国引进中成药,也从其他国家引进传统成药,但是随着所有传统药品的生产与进口必须进行产品注册后,中成药品种,包括不畅销品种因为费用大大增加等原因,造成数目大量萎缩。(三)批发商无论乡村城镇都有批发商把产品行销到各个市场。由于生产商和进口商受到管制,加上中药市场萎缩,相关的批发商也逐渐减少。(四)门市店估计我国从事传统药物门市店的数目大约有6000多间,不过这几十年来,很多门市已经发展犹如小型超市的营业模式了。注:至今最显着的问题是大部份药店业者面临青黄不接、后继无人的困境,加上缺乏现代化转型思维,很多业者还停留在古老生产操作方式,日渐失去竞争,很多门市也面临被淘汰的处境。/良医‧报道:包素菡‧2014.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