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从2012年开始,经济转型执行方案每年增长6%,大马将达到2020宏愿的目标。

然而,6%的预期增长率,是否过于苛求?


最乐观的做法,便是采用亚洲奇迹之年(即1988年和1996年之间:经济顶峰时期)的平均增长率6.76%。但是我们能奢求这些“奇迹”再次重演吗?

不出7年,宏愿2020便到达了其期满之日。

宏愿2020的宗旨在于推动马来西亚经济发展,以便在2020年达到先进国家地位。

经历数次如1997/98年亚洲金融危机般严峻的经济挑战,大马是否仍可以达到目标?

经济转型执行方案(ETP)便是其中一项为帮助大马快速发展并实现其宏愿而定制的经济策划,然而,现在大马与2020宏愿之间的距离又有多远呢?


转型计划本身有三个主要目标,即“高收入”、“全面”和“持续发展”。

高收入

对于第一个目标,它的目的便是实现人均收入到1万5000美元或RM48,000(若每美元汇率是RM3.20)。根据世界银行使用面值和Atlas方法为基准的估计,大马最新的2012年人均收入为9,800美元,说明离最低目标仍有约5200美元的差距。

图1显示,从2012年收入水平至2020年目标(达到15,000美元)的各项预期增长率之可能性。

若从2012年开始,经济转型执行方案每年增长6%,大马将达到目标。然而,6%的预期增长率,是否过于苛求?

其实,1962年至2012年(所有可用年世界银行数据)我国的年均增长率仅为4.21%。若以2000年至2012年最近十二年增长率估计,年均增长率甚至更低(仅3.36%)。

这两组平均增长率都将使2020宏愿失败。

最乐观的做法,便是是采用亚洲奇迹之年(即1988年和1996年之间:经济顶峰时期)的平均增长率,即6.76%。但是我们能奢求这些“奇迹”再次重演吗?

转型计划针对的另一个基准目标,便是让服务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5%。

大马经济转型中系列93:转型能否弥合差距?

服务业增速不足

根据大马统计局的数据,服务业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波动介于44.64%(最低,记录于1998年)与52.37%(最高,2001)之间。

在数学上,若从2010年的49.31%计算为准,服务业的贡献率需每年增加1.57个百分点。然而,1988年至2010年的历史趋势,只录得平均每年0.17个百分点的增长分量。

其实,服务部门贡献增长最迅速的年份便是1988至2001年之间。然而,该年份的增长是平均每年0.5个百分点增长,这离开为达到目标而设立的1.57百分点差距甚远。

以最乐观看法评断,累积所有正面增长年度的年均增长率为1.68个百分点(1998年以来,服务业发展状况最佳收益率),这幺强制性的乐观看法方,才能实现转型计划在2020年对服务业目标。

大马经济转型中系列93:转型能否弥合差距?

全面性

经济转型执行方案的全面性目标,旨在让所有国人享受经济增长的成果。换句话说,它的目的是减少不平等的差距。这全面性的重点,将是针对国内40%最低收入的家庭。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第四组20%收入组与最高20%收入组之间的差距,平均为31%左右。两组最低20%收入组之间的差距平均只有4%左右。最低和最高的40%收入组,持有的平均收入分别为13.64%和72.84%,从而创造了平均59.2%的收入份额差距。图3和表1显示总体收入的差距。

大马经济转型中系列93:转型能否弥合差距?

应重视人均收入差距

1997年后,也许由于亚洲金融危机,在2004年间,最高收入组的收入份额,已经大幅下降到22.41%。

在1998年和2003年之间没有数据,因此无法在之间的年度作出任何判断。然而,他们收入的比重逐渐上升,在2009年,该组的收入已达到30%的水平。

在我们之前的文章中,我们强调指出,在大马“不平等”的问题往往狭隘地被专注于种族之间的不平等。

因此,经济转型执行方案的策略性改革倡议(SRIs)之一,无意外地出现“缩小差距”的目标,旨在改善土着在市场公平、就业、高增值的职业和管理岗位。

然而,不平等应被重视在更广泛的范围,其中包括地区与行业之间的不平等。

例如,相比制造业(26.1%)和服务业(32.3%),农业在2010年只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0.6%。除了如棕油和橡胶种植园般的商业性农业生产,这领域获得的收入是相对较低的。

在地理差距方面,大马统计局估计,于2010年,吉隆坡具有最高的人均收入为5万5951令吉。这是吉兰丹州的(最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州属,RM8273)约6.8倍以上。

吉隆坡的人均收入,几乎是槟城(第二个最高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州属)的一倍之多。砂拉越和雪兰莪州在人均收入方面,则分别排名第三和第四。

大马经济转型中系列93:转型能否弥合差距?

持续发展

可持续发展的标准之一,便是可控的债务水平。

对债务的需求往往都发生在储蓄不足以达到所需的投资水平之时,连续威胁全球的经济衰退,也促使政府多年的赤字预算案,这是通过债务来得到融资的。

然而,有两个问题是很重要的。首先,政府的开支是审慎和必要的吗?其次,目前的债务水平是否已敲响警钟?

一项经营与开发支出的分析显示,政府缺乏有效率的支出模式。根据财政部,图4和图5显示,政府的行政开支,高于发展支出的数据(除2003年)。

自2003年以来,差距越来越大,以致在2004年和2012年之间的年平均,达到约1.55倍的高水平。

大马经济转型中系列93:转型能否弥合差距?

减开销提高效率

高行政开支加重政府的负担,因此,政府部门应该在缩小花费范围,但必须提高工作效率。

此外,更重要的是,策略性改革倡议中的“提供公共服务”充分利用信息技术自动化,并减少浪费是重要的。

表现和履行单位(PEMANDU)透露,为了减少浪费和建立清晰的治理结构,共有49个许可证被取消或确定被取消,这便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去年赤字最惊人

根据策略性改革倡议里的“公共财政改革”,减少财政赤字以便在2015年内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以及在2020年达收支平衡是转型计划的目标之一。

如图6所示的趋势,大马能否实现这目标?自2008年以来,大马出现连续五年的赤字,最糟糕的便是在2012年(最新数据年)。

增加国民总收入

增加国民总收入(GNI)是经济转型执行方案永远的主要焦点。这虽是必要的,但并不是唯一能促进平等和可持续发展的因素。

从各种关键公共领域(NKEA)中选出的6项对国民总收入贡献最多启动计划(EPP)皆列于表2。

大马经济转型中系列93:转型能否弥合差距?

启动计划无助各州平衡

所有启动计划都有各自增加国民总收入的目标,但大吉隆坡的关键经济领域,似乎是明显为国民总收入贡献最多的。因此,这是否将有助于实现地理之间(马来西亚各州)的经济平衡?

为增强启动计划,有5项经济走廊计划帮助增加国民收入,但也都有利于在吉隆坡/巴生谷的行业或服务行业。例外的是,以农业和东海岸经济走廊(ECER)中的“石油和天然气”计划为重点的北部经济走廊特区,可能会造福大马的另两个州,分别为登嘉楼和吉兰丹州。

若有关单位将一些关键公共领域行业如现代农业、批发/零售、棕油和旅游等,发展于一些较欠缺发展的州属,这可能有助于实现“全面性”的目标。

如果小额融资能被列入关键公共领域中的金融服务,这将不失为一个帮助人民与贫困斗争的好方法。

为了让经济转型执行方案成功,一些范围及问题十分需要被考量。举例来说,经济转型执行方案需要解决人才外流、腐败和经济开销的问题。

总结

总之,时间不会等待任何人,而全球政治和经济的不稳定,威胁我国达到2020宏愿经济梦想。

经济转型执行方案也许能用它的全面计划,将我们带到2020宏愿所设立的目标,然而首先要看是,到2020年时它是否可以弥合现在和目标水平之间的差距?这当然需要更多的努力。